晨曦已不可能脱宅_咸鱼附体

果然还是不会写肉ಠ︵ಠ

看到自己的梗多年前就已经被写出来了还写的巨好无比跌宕起伏逻辑严密情节揪心感人肺腑其欢喜之情简直难以言表。然后再看看自己写的…………这什么鬼

带土相关的梦

昨晚狂刷带土的后果就是做个带土相关的梦,梦到卡卡西在带土临死前把他像封印九尾那样封印进自己身体,然后……………六代火影就每天被骚扰,无心工作,在脑内被这样那样这样那样…………

一个带卡视频里飘过的弹幕
看到这里我脑袋里又炸了
“被嫌弃的带土的一生”
真是适合他的荒诞剧名呢。

《被嫌弃的松子的一生》一度是我最无法忘怀的电影。在我看来带土真是很适合被放进这个名字里。带土所有的美好都被燃尽在这荒诞的一生里,一个骗局,一场倾覆天下的闹剧,所有看到他高尚灵魂的,加起来也只有卡卡西一个而已。为最后那样的慷慨赴死流泪。潇洒走向小丑般的一生的终点,最后的最后回过头来与一如既往的笨卡卡道别,这样的带土,最喜欢了………

【刘伯温传奇之转世英雄/刘伯温×孟心竹】雪融

*基本就是个大纲,因为不想扩写就这么发上来了……
*角色不属于我。
*有点虐,慎

前情提要:
孟心竹没死,只是隐姓埋名归隐了
袁紫微也没死,只是傻了,被胡惟庸救起,留下和孟心竹的孩子,起名唐玉竹,收为义子。

————————————————————

是时朱重八【17】进入皇觉寺,刘伯温【34】回乡教书,过着平静的生活。

当年孟心竹被袁紫微以匕首刺中要害,众人皆认为他已死,刘伯温欲葬他时,孟心竹却被门中前辈强行带走救治,起死回生,此后对尘世死心的孟心竹除了与刘伯温尚有联络外,再不管俗世种种,刘伯温与孟心竹【30】关系日益密切。

时江湖纷乱数起,孟心竹偶然出手,竟因此惹上江湖祸事。

一次孟心竹在救人途中意外中了阴阳和合散中的阴性毒药,得知药性后,心高气傲的他选择坦然面对死亡,当夜差点筋脉尽断而死。他跳入湖中一夜冷冻方逃过一死,后被刘伯温发现及时救起,孟心竹声称自己已是死过一次的人,反正是死也不会考虑以阴阳调和解毒。

刘伯温深知他心性,但不愿他如此轻弃性命,便以理劝其重视自身生命,表明敬重,表达如今世道极需要他这样的高洁之士,且说到曾经临别时孟心竹说过欠自己一碗血一条命,所以这条命可算抵押与自己,遂不可擅自轻弃。他再说阴阳和合散并非一种毒,反而是一种和人参一样可续命的补药,服用融于血中,身体不斥,因此反而没有解药,但他卜卦算得此药必有他解,并向孟心竹说他此次劫难只怕十分凶险,九死一生,但向东南方向行,此劫能于最为危难之刻得解,但他没说出此行需他的八字相辅,并且他若陪同极有可能殒命,但以此情况看他不可能放下孟心竹不管,必相陪到底,并且他相信一切并非毫无转机,时机到时,必将逢凶化吉。

当夜孟心竹偷偷离开刘伯温独自寻东南方向而去,刘伯温早醒大惊,亦即刻启程去寻他,后在华山之巅找到孟心竹,原来他途中再次发作,为镇住狂沸血脉跑到极寒的华山之巅。孟心竹被找到时已是满身冰雪缩成一团,气息微弱,刘伯温察觉不好,原来第一次发作时湖中冰寒加血脉极热就已令他伤损巨大,如今再次发作的压力,加之多日寒冻加注,他这样下去恐有生命危险!刘伯温立刻试图替他驱除一些寒冷,却发现他脸红近紫嘴唇干裂,碰到刘伯温这个热源就缓缓磨蹭,动作居然带些旖旎。

刘伯温试图唤起孟心竹神智:

“孟心竹!孟心竹!你醒一醒!!不要就这样被打败!!你要记得,你还欠我一条命,一碗血,你不可以就这样死去的孟心竹!”

孟心竹被叫醒一丝神智,气若游丝的说道:

“你又何必白费这些功夫,我已了无牵挂,若非天意弄人,我早已是个死人,烂命一条,权当还你………我真的好痛苦,伯温,拜托你,至少让我有尊严的死去。”

刘伯温听他生平第一次的去姓唤名,竟有回光之意,大觉不好,有些急了:
“孟心竹!我还记得你以竹为铭,竹是君子,不仅因其有节,更是因为他不屈不挠极具韧性,他能被做成弓箭,他能够承受极大的压力和痛苦,孟心竹,我相信你一定能挺过来的!千万不要放弃!!求你!!”

刘伯温知道驱寒必将令阴阳和合散药性被解放,面临筋脉尽断之灾,或者要以阴阳调和救人的尴尬境地,但刘伯温无心多想,若不驱寒,孟心竹很可能现在就会死,他立刻运功输真气给孟心竹,待寒气驱散他接下倒在他怀中孟心竹,感到他浑身滚热若烧,但仍反射性的强忍情欲,刘伯温猛然想起他们前时知遇,孟心竹在古墓中失血过多浑身冰冷的脆弱模样,以及他弥留之际(假)因失血过多而冰凉无力的手,他突然想到,也许放血可以解阴阳和合散的药效。

他对孟心竹说“孟心竹,现在我要向你要回那一碗血了”,他找来干枝在山洞中升起篝火防止温度过低,用匕首划开孟心竹手腕让血液流出,但很快血就凝结流不出来,刘伯温就以口从伤口中吸血,待放出一定血量后,孟心竹的煎熬境地居然真有好转,刘伯温立马找出身上干粮和水给他补充能量,所幸不再过热的阴阳和合散药性竟真起到了补良作用,孟心竹气色开始恢复,刘伯温福至心灵,知道绝处逢生必指此处,放血必是阴阳和合散的真正解法,只不过此法必须配合将养,放掉部分毒血,给足恢复的时间和营养,待新血造出冲淡毒血,如此反复,毒性必除。刘伯温心下大喜,却忽觉心中慌乱,掐指一算,再出洞一看,发现严季提前而至,下山的路已被雪堵死,他们被困在了华山之上。

这一堵恐怕要等两三月冰雪消融他们才能有办法下山,再此之前他要想办法和孟心竹在这极寒之地活下去才行,孟心竹醒来后,刘伯温向他说明了全部情况。之后的时间两人就在这山上相依为命艰难存活,好在两人都是有智有力之人,活下来并不太困难,但刘伯温坚持寻找冻在山中的山鸡等更有营养的食物,以供孟心竹每次放血解毒后补充营养更好恢复,朝夕相处,刘伯温的关怀备至悉心照顾令孟心竹感动不已深觉亏欠,但不时仍发作的受损身体能做的事情极其有限,只能认真听从刘伯温的劝导珍惜自己的每一分体力每一分能量。

一日刘伯温找寻食物许久未归,孟心竹虽刚放完血体较虚弱但仍不放心出去找刘伯温。找到他时他作若无其事状微笑,但孟心竹惊恐发现他面已发紫,急忙追问发生何事,却见他一头栽倒在地,再不复醒,检查才知原来他找食物时不慎被雪中毒蝎蛰中,已身中剧毒,毒血蔓延,若不运功逼毒性命堪忧,孟心竹把刘伯温拖回洞中,一运功却觉气海无力,知道自己伤损太多仍欠康复,又数度放血,且现在仍在发作期间,强行运功顿觉筋脉欲裂,血涌欲呕,但他管不了那许多,他气愤想道,自己不断惜命,不是为了自己一个人走出去,如果不能两个人一起离开这里,他苦留这条烂命又有何用!眼看刘伯温面色愈糟,他咽住欲崩气血,强自将经年积累的深厚功力提起,以掌力源源不断输入刘伯温体内,一点点逼出体内蝎毒…

待到刘伯温神智重回,孟心竹已是靠意志勉强支撑不倒,人被重重苦痛折磨得神智混沌,遍身冷汗寒战,但掌力却不屈的继续输出,誓死要把刘伯温体内毒血逼出来。终于刘伯温一口毒血吐出,恢复过来,刘伯温慌忙接住倒下的孟心竹,却见孟心竹已面若死灰,仿佛一碰便要散作青烟飘去,发丝被冷汗粘在脸上,唇裂无色,死白的脸上眼睛还璨若星辰,羽睫半掩羞煞晨花,但眼皮却已挣扎无力难以睁开了,已听不到他喉中喑哑细丝之声,只见到唇语喃喃的仿佛在说,要他好好活下去,刘伯温忽然感到前所未有的震荡,几欲崩溃,他想,这是上天要给他的劫难了,极尽危难,绝望,他拼死要救回的人,非要在他面前一点点的死去,为什么,为什么!他愿意承受任何的苦难,即使要他付出生命,但为什么要把痛苦施加给孟心竹,让他一层一层的饱受折磨,是自己害了他!是我害了他!!………可他不愿失去他!即便看他受尽痛苦,他仍不愿任他离开苦难的人世,刘伯温紧紧拥住孟心竹虚弱冰冷的身体,以人前从未有过的脆弱姿态,在冰天雪地里无声大恸起来……

孟心竹再次醒来时,华山之巅寒如地狱,白若天国,天地寂静的毫无生命的气息,就宛如自己身边躺着的刘伯温般,即刻可飘然仙去。篝火只剩无声青烟,自己身体却没有预想中的那么艰难,这必是刘伯温多番救治的结果。华山已开始融雪,正是最为难熬的时刻,刘伯温积日劳累,竭力运功救人外,又把仅有食物衣物留给孟心竹力求恢复,为了两人的生存,他已竭尽全力,在此时最恶劣的环境中,刘伯温已到了强弩之末,现在的他就好似风中残烛,生命随时可以熄灭。

孟心竹望向洞外,仿佛在思忆千年,又仿佛心空无物,刘伯温源源不断的希望和乐观已经消耗完了,命运将他们困在茫茫天地间,渺小脆弱得这般可笑。他以为刘伯温的强大和安定不会为任何东西打倒,现在才明白在命运面前,他们还太狂妄了,他不禁想狂笑,却已没有那个力气。孟心竹看着安静不明生死的刘伯温,那面容依然温和稳重——明明只要熬过去这几天,只要几天,他们就可以离开困境了,多么讽刺,刘伯温一直不屈的珍惜留住生命,世事却还是遂了他这个无心人世的狂人的愿,甚至于他希望黄泉路有刘伯温陪伴都将成真,可悲,可笑!!!

空气像等待死亡似的凝结,最终,孟心竹动了,他略有些艰难的爬到刘伯温身边,摸索他身上口袋,他记得他留了那个东西,而他也确实找到了,那是阴阳和合散的阳性丹药,因世间仅存稀少,刘伯温留它试图研制解药,孟心竹看着小小药瓶,脸上表情似悲欲狂——阴阳和合散是效果可比人参的续命补药………生死,孟心竹向来置之度外,可这次,他屈服了,为了两人可以活,他不要那薄弱无力的尊严气节了。刘伯温誓死保护的东西,他不会再让他流失。

“刘伯温,若你还能听到,你记住,只要你竭力活下去,活着从这里走出去,我这辈子,这条命,就归你所有了,从今以后,我蒙面过活也好,毁容也好,定会永远陪在你身边,护你助你,去创造你的那个所谓太平盛世。我此生只敬重只在乎你一人,我只向你低头,你记住了!”

世间传言,中阴阳和合散之人,会爱上与他结合之人,但他不愿看见这样的刘伯温,因而他说的一切,都会兑现,但唯独不会再度出现在刘伯温面前。他没有说出,也会独自扛一辈子。

篝火被再度点燃,孟心竹拔开药瓶,决然的将丹药放入口中,他静默的挣扎片刻,终于缓缓俯身,直至刘伯温的脸近在咫尺,这个瞬间被拉长的长过几个世纪,长的足以慢慢杀死,折断一个高傲的灵魂。终于他的羽睫缓慢盖住美好的双眸,将唇瓣贴上刘伯温的双唇。
他在加深这个吻,将阳性药丸以舌推到刘伯温喉口,将唾液点滴渡入毫无反应的口中,令身下之人反射性的吞下了那杀人救人的毒药。

而后,他把头放在刘伯温的胸膛,轻轻拥住了踏实稳健的身躯,以从未有过的温软柔顺姿态,侧耳倾听着咚咚的心跳,它由缓慢欲停,渐渐变得鼓噪狂动,接着他以自身温度柔和缠绕,而身边双臂轻轻振动,终于温柔的,强力的抱住了身上覆压的瘦萧身躯。
空气里开始晕开了浓烈而温暖的气息。

阳光冲破浓雾,开始肆意触抚大地。
冰雪终于消融。

——————————————————————

后记:再次看完还是有诸多感慨,在这篇里我是没打算写爱情(只想开车…),看原剧时我就觉得,无论是刘伯温还是孟心竹都有自己心爱的人,但他们俩之间的感情却是超越爱情的,最诚挚的感情。虽然在这里给他们强行xx,强行爱上,但未来两人的感情,仍是不会有所改变(只是有了理由开车而已…)。我多希望,有一天,这两人能并肩欣赏这大好河山——

【生化危机】宿醉 (克劳萨x里昂 pwp) 中

【本来是以一个简单粗暴的恶性行为为初衷开始的肉,结果到后来又忍不住写起感情戏来。不知道怎么终结的我感觉能拖更到天荒地老,嘛,反正就先这样吧_(:зゝ∠)_。】

*图大慎点

*ooc

*角色不属于我




我画了一天,我妈才发现这是画的不是照片😂😂😂我是该笑还是该哭╰(:з╰∠)_

虽然选了一张颜色绚丽的图,但是画的跟原图没分别,这并不是我想要的效果╰(:з╰∠)_我想要更充分的发挥自己的配色能力啊( ´~` )

新庄与笹原的小小同人

【原作漫画:腰乃《新庄同学与笹原同学》】


”小真希是个天生的演员,好好培养就是干这行的料。”

新庄第一次感到如此沮丧。

虽然跟真希交往之后这种爱情的烦恼始终在不断打磨着他,却不断给他带来幸福。但是这次,是完全负面的了。

“有星探找你当演员?!真的假的?”

看着小真希认认真真的讲话的脸,怎么都冲击太大了。

“我也不知道的说,但是老哥调查过说是可以信任,但是那种人一定要谨慎对付,什么的…啊!真是麻烦!为什么会找上我种人啊……”

“因为小真希长了一张聪明漂亮的脸嘛!~而且你看,当初你对我模拟告白的时候,可是搞得我心怦怦乱跳来着,说不定真是有天分吧~”

“诶!!你明明那个时候还喜欢着老师……那…诶!难道你从那时候起就对我……居然还让我追你追的那么辛苦…(不甘)(嘟嘴)”

“不要摆出这么可爱的脸嘛~我也是心里乱七八糟的,一点点才发现自己喜欢你的嘛…来…”

新庄捧着恋人的脸吻了下去,一如既往美好青涩的触感,但新庄心里泛起了焦躁的涟漪,那种糟糕的感觉越来越挥之不去。

果然那个人直接就找上门了。

真希那个笨蛋,一开始就透底自己有男朋友,还傻兮兮的强调绝对不要分手之类的宣言,这个人现在把话摆在了明面,要他选。

“演艺界同志情侣可是很辛苦的,一旦流露蛛丝马迹,之前的声名都会毁于一旦,骑虎难下的时候,变得很凄惨的也时而有之。”

他谨慎的搜集了很多资讯,这家事务所非常有名,要培养小真希的话并非只是说说而已,他们甚至已经开始在为这件事有条不紊的做起了准备工作,只需等他们亲口答应。当然这当中的条件很大一部分是关于他,也就是真希一直不松口的男朋友新庄。

小真希学习很烂,但是付出了很多努力现在已经跟自己的分数很接近,他们很快就能进同一所大学,没有意外的话,他稍微搞点小聪明,落后一点点,就可以跟小真希一起在未来慢慢前进。但是很可惜,他知道小真希现在已经是极限了,如果世上有靠天赋和靠努力的人那小真希无疑是百分百的前者。他的能力在未来会吃很多苦,可是如果天生的才华得到施展很快就能顺利的到达顶峰,他就是有这样的预感。

他不想放弃真希,如果可以,他真想自私的回绝这种暗示意味满满的谈话。他不会离开真希,如果要现在伤害他,还不如和他一起在另一种人生里寻找出路。可是他就是说不出口,最后的最后,他还是沉默以答。

事务所的发言人感到了气氛的沉闷,他第一次被这种小孩子压倒,不知为什么,这个小孩明明一副嘻嘻哈哈的轻浮姿态,严肃下来却有种无法撼动的冷酷。竟然连他这种见惯大场面的人都尴尬的驱不动舌头,最后草草的让他考虑考虑就一溜烟跑了。

啊…世上为什么有这么难的选择题呢?

一点啰嗦

看完木原大神的文字之后,好想把自己写的所有东西重写一遍啊!好羞耻,
不仅是细腻不啰嗦的笔触,还有不露骨却直击心底的情节,都让人觉得文字居然可以神奇到超越现实感官的地步

为了这么个脑洞画了一晚上的果体围裙_(:зゝ∠)_……手脚好难画呀!!好想放弃(இωஇ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