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刘伯温传奇之转世英雄/刘伯温×孟心竹】雪融

*基本就是个大纲,因为不想扩写就这么发上来了……
*角色不属于我。
*有点虐,慎

前情提要:
孟心竹没死,只是隐姓埋名归隐了
袁紫微也没死,只是傻了,被胡惟庸救起,留下和孟心竹的孩子,起名唐玉竹,收为义子。

————————————————————

是时朱重八【17】进入皇觉寺,刘伯温【34】回乡教书,过着平静的生活。

当年孟心竹被袁紫微以匕首刺中要害,众人皆认为他已死,刘伯温欲葬他时,孟心竹却被门中前辈强行带走救治,起死回生,此后对尘世死心的孟心竹除了与刘伯温尚有联络外,再不管俗世种种,刘伯温与孟心竹【30】关系日益密切。

时江湖纷乱数起,孟心竹偶然出手,竟因此惹上江湖祸事。

一次孟心竹在救人途中意外中了阴阳和合散中的阴性毒药,得知药性后,心高气傲的他选择坦然面对死亡,当夜差点筋脉尽断而死。他跳入湖中一夜冷冻方逃过一死,后被刘伯温发现及时救起,孟心竹声称自己已是死过一次的人,反正是死也不会考虑以阴阳调和解毒。

刘伯温深知他心性,但不愿他如此轻弃性命,便以理劝其重视自身生命,表明敬重,表达如今世道极需要他这样的高洁之士,且说到曾经临别时孟心竹说过欠自己一碗血一条命,所以这条命可算抵押与自己,遂不可擅自轻弃。他再说阴阳和合散并非一种毒,反而是一种和人参一样可续命的补药,服用融于血中,身体不斥,因此反而没有解药,但他卜卦算得此药必有他解,并向孟心竹说他此次劫难只怕十分凶险,九死一生,但向东南方向行,此劫能于最为危难之刻得解,但他没说出此行需他的八字相辅,并且他若陪同极有可能殒命,但以此情况看他不可能放下孟心竹不管,必相陪到底,并且他相信一切并非毫无转机,时机到时,必将逢凶化吉。

当夜孟心竹偷偷离开刘伯温独自寻东南方向而去,刘伯温早醒大惊,亦即刻启程去寻他,后在华山之巅找到孟心竹,原来他途中再次发作,为镇住狂沸血脉跑到极寒的华山之巅。孟心竹被找到时已是满身冰雪缩成一团,气息微弱,刘伯温察觉不好,原来第一次发作时湖中冰寒加血脉极热就已令他伤损巨大,如今再次发作的压力,加之多日寒冻加注,他这样下去恐有生命危险!刘伯温立刻试图替他驱除一些寒冷,却发现他脸红近紫嘴唇干裂,碰到刘伯温这个热源就缓缓磨蹭,动作居然带些旖旎。

刘伯温试图唤起孟心竹神智:

“孟心竹!孟心竹!你醒一醒!!不要就这样被打败!!你要记得,你还欠我一条命,一碗血,你不可以就这样死去的孟心竹!”

孟心竹被叫醒一丝神智,气若游丝的说道:

“你又何必白费这些功夫,我已了无牵挂,若非天意弄人,我早已是个死人,烂命一条,权当还你………我真的好痛苦,伯温,拜托你,至少让我有尊严的死去。”

刘伯温听他生平第一次的去姓唤名,竟有回光之意,大觉不好,有些急了:
“孟心竹!我还记得你以竹为铭,竹是君子,不仅因其有节,更是因为他不屈不挠极具韧性,他能被做成弓箭,他能够承受极大的压力和痛苦,孟心竹,我相信你一定能挺过来的!千万不要放弃!!求你!!”

刘伯温知道驱寒必将令阴阳和合散药性被解放,面临筋脉尽断之灾,或者要以阴阳调和救人的尴尬境地,但刘伯温无心多想,若不驱寒,孟心竹很可能现在就会死,他立刻运功输真气给孟心竹,待寒气驱散他接下倒在他怀中孟心竹,感到他浑身滚热若烧,但仍反射性的强忍情欲,刘伯温猛然想起他们前时知遇,孟心竹在古墓中失血过多浑身冰冷的脆弱模样,以及他弥留之际(假)因失血过多而冰凉无力的手,他突然想到,也许放血可以解阴阳和合散的药效。

他对孟心竹说“孟心竹,现在我要向你要回那一碗血了”,他找来干枝在山洞中升起篝火防止温度过低,用匕首划开孟心竹手腕让血液流出,但很快血就凝结流不出来,刘伯温就以口从伤口中吸血,待放出一定血量后,孟心竹的煎熬境地居然真有好转,刘伯温立马找出身上干粮和水给他补充能量,所幸不再过热的阴阳和合散药性竟真起到了补良作用,孟心竹气色开始恢复,刘伯温福至心灵,知道绝处逢生必指此处,放血必是阴阳和合散的真正解法,只不过此法必须配合将养,放掉部分毒血,给足恢复的时间和营养,待新血造出冲淡毒血,如此反复,毒性必除。刘伯温心下大喜,却忽觉心中慌乱,掐指一算,再出洞一看,发现严季提前而至,下山的路已被雪堵死,他们被困在了华山之上。

这一堵恐怕要等两三月冰雪消融他们才能有办法下山,再此之前他要想办法和孟心竹在这极寒之地活下去才行,孟心竹醒来后,刘伯温向他说明了全部情况。之后的时间两人就在这山上相依为命艰难存活,好在两人都是有智有力之人,活下来并不太困难,但刘伯温坚持寻找冻在山中的山鸡等更有营养的食物,以供孟心竹每次放血解毒后补充营养更好恢复,朝夕相处,刘伯温的关怀备至悉心照顾令孟心竹感动不已深觉亏欠,但不时仍发作的受损身体能做的事情极其有限,只能认真听从刘伯温的劝导珍惜自己的每一分体力每一分能量。

一日刘伯温找寻食物许久未归,孟心竹虽刚放完血体较虚弱但仍不放心出去找刘伯温。找到他时他作若无其事状微笑,但孟心竹惊恐发现他面已发紫,急忙追问发生何事,却见他一头栽倒在地,再不复醒,检查才知原来他找食物时不慎被雪中毒蝎蛰中,已身中剧毒,毒血蔓延,若不运功逼毒性命堪忧,孟心竹把刘伯温拖回洞中,一运功却觉气海无力,知道自己伤损太多仍欠康复,又数度放血,且现在仍在发作期间,强行运功顿觉筋脉欲裂,血涌欲呕,但他管不了那许多,他气愤想道,自己不断惜命,不是为了自己一个人走出去,如果不能两个人一起离开这里,他苦留这条烂命又有何用!眼看刘伯温面色愈糟,他咽住欲崩气血,强自将经年积累的深厚功力提起,以掌力源源不断输入刘伯温体内,一点点逼出体内蝎毒…

待到刘伯温神智重回,孟心竹已是靠意志勉强支撑不倒,人被重重苦痛折磨得神智混沌,遍身冷汗寒战,但掌力却不屈的继续输出,誓死要把刘伯温体内毒血逼出来。终于刘伯温一口毒血吐出,恢复过来,刘伯温慌忙接住倒下的孟心竹,却见孟心竹已面若死灰,仿佛一碰便要散作青烟飘去,发丝被冷汗粘在脸上,唇裂无色,死白的脸上眼睛还璨若星辰,羽睫半掩羞煞晨花,但眼皮却已挣扎无力难以睁开了,已听不到他喉中喑哑细丝之声,只见到唇语喃喃的仿佛在说,要他好好活下去,刘伯温忽然感到前所未有的震荡,几欲崩溃,他想,这是上天要给他的劫难了,极尽危难,绝望,他拼死要救回的人,非要在他面前一点点的死去,为什么,为什么!他愿意承受任何的苦难,即使要他付出生命,但为什么要把痛苦施加给孟心竹,让他一层一层的饱受折磨,是自己害了他!是我害了他!!………可他不愿失去他!即便看他受尽痛苦,他仍不愿任他离开苦难的人世,刘伯温紧紧拥住孟心竹虚弱冰冷的身体,以人前从未有过的脆弱姿态,在冰天雪地里无声大恸起来……

孟心竹再次醒来时,华山之巅寒如地狱,白若天国,天地寂静的毫无生命的气息,就宛如自己身边躺着的刘伯温般,即刻可飘然仙去。篝火只剩无声青烟,自己身体却没有预想中的那么艰难,这必是刘伯温多番救治的结果。华山已开始融雪,正是最为难熬的时刻,刘伯温积日劳累,竭力运功救人外,又把仅有食物衣物留给孟心竹力求恢复,为了两人的生存,他已竭尽全力,在此时最恶劣的环境中,刘伯温已到了强弩之末,现在的他就好似风中残烛,生命随时可以熄灭。

孟心竹望向洞外,仿佛在思忆千年,又仿佛心空无物,刘伯温源源不断的希望和乐观已经消耗完了,命运将他们困在茫茫天地间,渺小脆弱得这般可笑。他以为刘伯温的强大和安定不会为任何东西打倒,现在才明白在命运面前,他们还太狂妄了,他不禁想狂笑,却已没有那个力气。孟心竹看着安静不明生死的刘伯温,那面容依然温和稳重——明明只要熬过去这几天,只要几天,他们就可以离开困境了,多么讽刺,刘伯温一直不屈的珍惜留住生命,世事却还是遂了他这个无心人世的狂人的愿,甚至于他希望黄泉路有刘伯温陪伴都将成真,可悲,可笑!!!

空气像等待死亡似的凝结,最终,孟心竹动了,他略有些艰难的爬到刘伯温身边,摸索他身上口袋,他记得他留了那个东西,而他也确实找到了,那是阴阳和合散的阳性丹药,因世间仅存稀少,刘伯温留它试图研制解药,孟心竹看着小小药瓶,脸上表情似悲欲狂——阴阳和合散是效果可比人参的续命补药………生死,孟心竹向来置之度外,可这次,他屈服了,为了两人可以活,他不要那薄弱无力的尊严气节了。刘伯温誓死保护的东西,他不会再让他流失。

“刘伯温,若你还能听到,你记住,只要你竭力活下去,活着从这里走出去,我这辈子,这条命,就归你所有了,从今以后,我蒙面过活也好,毁容也好,定会永远陪在你身边,护你助你,去创造你的那个所谓太平盛世。我此生只敬重只在乎你一人,我只向你低头,你记住了!”

世间传言,中阴阳和合散之人,会爱上与他结合之人,但他不愿看见这样的刘伯温,因而他说的一切,都会兑现,但唯独不会再度出现在刘伯温面前。他没有说出,也会独自扛一辈子。

篝火被再度点燃,孟心竹拔开药瓶,决然的将丹药放入口中,他静默的挣扎片刻,终于缓缓俯身,直至刘伯温的脸近在咫尺,这个瞬间被拉长的长过几个世纪,长的足以慢慢杀死,折断一个高傲的灵魂。终于他的羽睫缓慢盖住美好的双眸,将唇瓣贴上刘伯温的双唇。
他在加深这个吻,将阳性药丸以舌推到刘伯温喉口,将唾液点滴渡入毫无反应的口中,令身下之人反射性的吞下了那杀人救人的毒药。

而后,他把头放在刘伯温的胸膛,轻轻拥住了踏实稳健的身躯,以从未有过的温软柔顺姿态,侧耳倾听着咚咚的心跳,它由缓慢欲停,渐渐变得鼓噪狂动,接着他以自身温度柔和缠绕,而身边双臂轻轻振动,终于温柔的,强力的抱住了身上覆压的瘦萧身躯。
空气里开始晕开了浓烈而温暖的气息。

阳光冲破浓雾,开始肆意触抚大地。
冰雪终于消融。

——————————————————————

后记:再次看完还是有诸多感慨,在这篇里我是没打算写爱情(只想开车…),看原剧时我就觉得,无论是刘伯温还是孟心竹都有自己心爱的人,但他们俩之间的感情却是超越爱情的,最诚挚的感情。虽然在这里给他们强行xx,强行爱上,但未来两人的感情,仍是不会有所改变(只是有了理由开车而已…)。我多希望,有一天,这两人能并肩欣赏这大好河山——

评论
热度 ( 12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