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全职猎人(西索x库洛洛)】心的恶意连线(大纲?)

*看了西团大战。我!就是!想!!开车!!!
*但是只会写个大概………ಠ₍₍ළ₎₎ಠ

库洛洛在除念之后前往流星街偷取能力,并试图在途中甩掉跟踪的西索,途径名为帕拉的小镇时,偶遇一个操作系念能力者玛乔丽珀西,能力是可以操纵人心情走向的“心的方向箭”,库洛洛想将其作为应对西索等强敌的一个取巧的辅助能力,试图盗走这个能力,却未曾想此人是幻影旅团在暗处的粉丝之一,曾经大量搜集过旅团在各处的抓拍照片。库洛洛完成了整个盗取过程却发现没有盗取成功之后,正猜测有可能她具有两种能力时,对方通过库洛洛特别的耳环认出了他是幻影旅团的团长,迅速的落跑。库洛洛追逐她到一个角落时一直暗地跟踪的西索出现,意图妨碍库洛洛的行动。因为心的方向箭施展距离限制是五米,库洛洛刻意与玛乔丽保持超过五米的距离,诱劝玛乔丽说出第二种能力,玛乔丽嘴上配合,却趁库洛洛与西索气氛焦灼按兵不动时在两人之间画出一条线,解释这是她的第二种能力心的连线,一旦连上就算她死去也无法消失,唯一的解法只有她本人知道,如果他们杀了自己,就要与自己的仇敌一辈子相爱。库洛洛翻开盗贼的极意看到玛乔丽的能力已经显示出来,证明这个能力已经盗取成功。但正如玛乔丽所说,他并不想跟西索相爱,因为他已经明显察觉到自己与原本的自己在思维走向上的不同,如果不解开心的连线,他的判断会不断偏向西索,对旅团的未来行动影响非常大。库洛洛只好将西索牵制,任玛乔丽逃离。

再次单独与玛乔丽交谈,玛乔丽发现能力被盗表现出不配合的姿态,表示解开心的连线需要完成特殊事件,而这特殊事件只有她本人才知道,意图自我防卫。根据盗得的能力解释,库洛洛基本猜到解开爱情连线的特殊事件是做爱,但特殊事件由施念者当时的认知决定,仍需向玛乔丽求证更为稳妥。库洛洛将自己的推论道出,玛乔丽露出震惊的表情以放弃的姿态表示确实全中。得到结论的库洛洛告知玛乔丽自己不会杀她,再向她确认一些细节后离开。

再次寻找除念师不切实际。库洛洛引出西索,提出达成事件解开心的连线,以堵上性命的决斗为条件,西索拒绝,他对现状非常满意,由于本身个性原因西索连线之后与连线之前没有太大区别,除了喜新厌旧这点,但他并不介意把对库洛洛的爱意延长,或者杀死他之后继续爱他,享受一瞬间的快感和享受长期的忍耐与期待对他来说同样愉快。而且他了解库洛洛,连线的时间保持越长,库洛洛对他的杀意会越重,因爱生恨同样可以得到堵上性命的决斗,他何必费心解开这段爱情?库洛洛知晓这点,因此并不是为劝说或者交换而来,他瞬间近身攻击西索,两人开始来回的攻势,但很可惜,西索的伸缩自如的爱有效距离是十米,以库洛洛的身手想要拉近到五米内非常容易,西索虽然找到了库洛洛的视线死角,但心的方向箭不需要在视线范围内,瞬间形势逆转,西索的态度转向听从,但行动迟疑,库洛洛再一次发出指令第二次使用心的方向箭(心的方向箭不可对同一目标以同一颜色使用超过三次,否则反弹),西索终于动身,效率极高的开始散发诱惑的荷尔蒙,以调戏的语调询问该怎么做。


心的连线解法需要特殊事件,而特殊事件除了框架由施念者制定外,细节则由连线双方达成共识,相同颜色的相互连线者非常容易达成共识,这一点由玛乔丽告知,库洛洛也感觉到了容易达成共识的原因。尤其是相爱连线的两人,非常容易站在对方的立场思考,由此猜到对方的的想法。对于他来说这才是最大的难题。因为在对待感情的方式上,与西索相比他处于非常大的劣势,虽然旅团视生命为草芥,对亲近的人却是相当体谅,这令西索掠夺式的爱占了大便宜。如果心的爱情连线解法是做爱,且以两者达成共识为前提的话,那么他们的上下关系几乎是无法逆转的,虽然他知道自己并不会因为上下关系在情势上落入下风,但他靠脚趾头想都知道西索想要的做爱是什么样的形式。毫无疑问,他需要让自己彻底丢掉理智,一个彻底在床上被打败的库洛洛,才是西索想要的结果。

幸运的是心的连线解除后不会回复正常,而是像橡皮筋被剪断一样向反向反弹,他们在做爱结束后会迅速陷入互相厌恶并保持二十四小时。这段时间如果掌控好,库洛洛能很快调整状态,重新筑起精神防御。

当然这些库洛洛早做准备的考量在真正抛弃理智的关头,依然无法越过不安,习惯准备万全的库洛洛在几十分钟甚至几小时内完全放弃所有思考与应对能力是非常危险的一件事,虽然西索的技术不错,加上爱情连线的加成,他很快就进入了状态,但即使是看似迷乱申吟着的库洛洛也依旧处于理智的防备状态,心知不可能靠这样解开连线的库洛洛最后给自己下了最基本的心理暗示:只要一感到杀气,立即进入备战状态。由此开始放下心防。

放下心防的库洛洛并没有之前刻意营造的性感,动作被动,声音也微弱,但是眼泪轻易的如断线般流出,毫无意识的不停抽噎,完全失去了从前所有的强者姿态。像被拴住的小鸟因欢愉而痛苦。西索因此强烈的兴奋起来,把库洛洛折腾到几乎失去意识。走向高潮的瞬间库洛洛的心理暗示尖锐的响起警报,在解开连线的瞬间,如果迎来反复无常的西索的屠戮,他需要迅速迎战。

解开了,库洛洛能清楚感觉到之前令人愉悦而温暖的触摸变得恶心,心态以可感知的速度迅速变冷。西索没有发出杀气,而正在恢复意识和力气的库洛洛认真等待着。随着过度敏感的意识上游,西索冰凉的手温柔的抚摸上库洛洛的腰间,身体连接处开始了再一次的剧动,比之前更温柔更强烈的刺激完全颠覆了库洛洛的猜想,他开始失去主动权,在此之前,他不断的思考到底哪里出了错,直到看见西索冷酷笑着的脸,还有好像爱语一样的鄙夷话语:库洛洛,无助哭泣的样子非常漂亮。

心的连线反弹的方向或许是厌恶,憎恨,怨念,西索从未真正展现过与爱相反的情绪,因此许多人被他对无能之人的失望无视误导,将这看作他爱的反面,但他的眼神似乎表达了他对厌恶之人最残忍的做法:埋葬一个人的所有光芒。

流星街的人生来被弃,库洛洛靠自己的强悍无所顾忌的活着,但是被关在随时被弃与苟活的狭间,被剥夺思考这一最后武器,像弱者一样不能自主,也无法死去,只能乞讨也许有也许没有的施舍。西索无疑领会到了折磨库洛洛的最佳方式。


后来库洛洛把彻底失去思考能力之前,心里最后的想法在日记里写了下来:这二十四小时令人无法忘记,那时唯一的想法,幸好只有二十四小时,如果这种状态无限期的持续下去,对我来说恐怕确实是死比较来的自在。看来没有拐弯抹角的必要。如他所愿,我会直截了当的杀了他。



二十四小时后库洛洛得以独立行动,西索不见踪影,以库洛洛的推算应该是前去杀死玛乔丽了,特地为一个偷来的能力先行离开,西索恐怕是已对库洛洛的愤怒成竹在胸,放心让库洛洛能甩开他去准备杀死他的条件。虽然确实合了西索的心意,不过这时候库洛洛也勉为其难的接受了这种共识——西索这个人,还是赶紧死了的好。






——————————————————

*以下看不看都无所谓,玛乔丽的能力设定

玛乔丽·珀西

特质系念能力者

外形:身材矮小,穿着有着一种与社会不合衬的神经质,容貌属于当地人特色,东方式扁平脸加翘鼻子,肤色微青,表情带有一种自嘲式的戏谑,或者说一种生硬的傲慢以及试图掩盖却不甚成功的自卑。黑色中分头发在后脑扎一个小辫子。

行为特点:市井中带有一点愤世嫉俗,对周遭环境不满,崇拜幻影旅团并酷爱搜集旅团在各地行动留下的蛛丝马迹,爱以念能力谋取小便宜,没有什么积极的目标。

念能力:

心的方向箭(操作系)

可以短时间内改变目标心情趋向的能力,使用方法是靠近至五米内以目标为中心手指画一条射线,根据操作者意图操作的心情趋向,由气组成的箭头会呈现不同的颜色。此方法一次有效时间为三十分钟,以同一人为目标做第二次相同的心情篡改时效力的强制性和时长会翻倍,第三次以此类推,但同一人不可重复第四次,否则随机产生即刻失效或者心情反弹的结果,同一目标多次不同方向的心情篡改,后一次会覆盖前一次的效果,仅算一次。

心的连线(特质系)

令两个目标产生感情连线的能力,使用方法是在二十米内视线所及的两人之间手指画一条连线,根据操作者意图连线可以是单向或者双向的,同样依操作者目的连线呈现不同的颜色。心的连线是永久性,一旦画上不会自然消除(除念师可以消去,也可以用另一种情感连线覆盖),因此操作时设想的心情也不会是短期的情绪波动型,通常为爱恨等长效心理。同时连线不会因操作者的死亡而消失,一经画上,只有由发生指定的特定事件才能解开,特定事件由操作者认知中的情感结束事件为框架,例如仇恨的解开方式为一方死亡,而爱情的解开方式在原主玛乔丽认知中为做爱,而在盗取后的使用者库洛洛的认知中为生存选择。事件细节则由被连线的两人达成共识决定,如果两人连线的感情为同一种,则非常容易达成共识,连线已特殊事件断开后,连线的情感会反向反弹,有效时长二十四小时。

能力约束:念能力心的方向箭和心的连线都不能对念能力的使用者使用。

评论 ( 9 )
热度 ( 16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