晨曦已不可能脱宅_咸鱼附体

ಠ︵ಠ咸鱼一条,努力翻身中
食性非常杂,偶尔画画写字,修行中
♥游戏→刺客信条系列,生化危机系列,底特律,逃生
别的游戏也玩,但不吃cp
❤影视→DC和漫威,绝命毒师
❤动画漫画→猎人,魔禁
【极冷cp体质】

【刺客信条2/刺客信条兄弟会】费德里科的记忆

*一个小片段的记录

*cp为费德里科·奥迪托雷/艾吉奥·奥迪托雷

*微量污内容,兄弟,慎入

ps:我爱奥迪托雷家族!!一家子都是天使!!此篇为我上一篇脑洞的略微扩展,趁着玩兄弟会头脑发热就写了这篇,依旧是奥迪托雷兄弟cp,依然推荐就着图一起看,应该说肉部分就直接参考这张图啦,指路→P站id:15855800


————————————————————————


【戴斯蒙,我发现了艾吉奥的记忆里的又一个记忆。】_肖恩的声音从意识外传来。

【叮】animus桌面上出现一个新的标记。

【我把这个记忆的位置在地图上用奥迪托雷的家徽标了出来,你可以通过到达这个地点开启这段记忆。】_肖恩

【我们在克莉丝汀娜的记忆里艾吉奥搬运费德里科尸体的时候触发了这段记忆,但不知为何它的访问是受限的,你可以试着用鹰眼寻找读取的方法。】_丽贝卡

【了解。】_戴斯蒙


——————————————————


[这里似乎是一个梦境的世界?又不完全是,这也许代表着艾吉奥心里某种噩梦的延伸?]

戴斯蒙读取了【费德里科的记忆】,进入里面并没有什么难度,只要在街角用鹰眼找到金色的书册就行,但仅一进入,读取到的就是些难以辨认的碎片音画。

这段记忆绝不仅仅是这样而已,戴斯蒙确信,他使用鹰眼在如梦境般混乱的片段中搜寻,意图逮到记忆的核心部分。

【这样的情况有可能是源于某些事对艾吉奥形成了巨大的精神冲击,或者他在某段时间处于意识混乱的状态,这导致他刻意搅乱自己的记忆以图将事实掩盖起来。也就是说,真正的真相可能仍然藏在这些残影的某个角落。】_丽贝卡

找到了!他视线抓住金色的残影,灵巧的人影在门柱间飞快的跳跃。他飞速蓄起力全速奔跑跳起,奋力紧跟人影的脚步把无数记忆甩在了后面——


——————1476年 弗洛伦萨——————


“艾吉奥,看。”

“哦……那个女孩真美,但她肯定不会看向我的。”

17岁血气方刚的男孩皱起眉,仿佛心里正经历着初恋的甜苦。他身边的青年则带着稳重的笑意,欣然鼓励他道:

“许多男人都怕找美女搭讪,他们总是在遭遇之前就先想好失败的场景,事实上,只要边做边想就是了。去吧,向她展示你自己。”

半大的青年带着这个年纪特有的鲁莽的优柔,忐忑的踏着步子向美丽的姑娘迈进。他们滑稽但甜美的初遇。是的,克莉丝汀娜,他们攀谈着,唇间浮动着青涩的笑意。那是戴斯蒙在克莉丝汀娜的记忆里读过一次的场景,而这次也不例外,艾吉奥轻轻尾随克莉丝汀娜过去了,但这一次的艾吉奥没有像上一次那样一头溜走,他停驻的脚步指向了费德里科的方向,在艾吉奥忽略这一幕之前,戴斯蒙看到了艾吉奥的哥哥脸上愁苦的笑意。

转瞬即逝,记忆没有随着克莉丝汀娜走,在他脚步离开费德里科的视线时,记忆中断了。

【戴斯蒙!你能听到我说话吗?我们没法再深入艾吉奥的记忆了,你还在里面吗?】_露西的声音从意识深处传来

【我还好,这段记忆可能不欢迎其他人的参与,我正试着持续读取下去,如果有什么重要的情报,我会读完后告诉你们。】_戴斯蒙

【好的,如果在里面有什么情况一定要马上通知我们,我们这里会随时做好准备。】_露西

随着露西话音落下,方才的场景快速的向他浓缩,最终化为一片白光——

再读取到下一段记忆时,眼前是漆黑的室内场景,门缝里透露着外室的灯光,屋外传来乔凡尼与玛利亚说话的声音,他听到了“订婚”“爬窗”和“怒火”的字眼。克莉丝汀娜的父亲声称要杀了他,这件事已经引起了艾吉奥的父亲乔凡尼的关注,他纵容了自己的儿子,但不能不面对韦斯普奇家族的责问,也许是时候该为儿子正正心了,订婚恐怕是个好选择。

这时戴斯蒙听到门外有细微的动静,鹰眼毫不费力的察觉到了费德里科的窥探,艾吉奥发出大声的叫骂,而费德里科推开门探了进来。当戴斯蒙开始集中精神在一场将要到来的兄弟争吵的时候,画面开始随着费德里科靠近的脚步快速扭曲起来。

里面发出的声音也随之变调,衰减,直至难以辨认,戴斯蒙在涡流的席卷中下意识的想抓住些什么,却惊恐的发现自己手中是湿滑的一根柱状物——


——————1497年 弗洛伦萨——————


披着晨光的弗洛伦萨从戴斯蒙的眼前展开来,戴斯蒙尚未从方才的惊吓中缓过来,像溺水者爬上岸一般大喘着粗气,瞪大眼睛看着四周。眼前,轻柔飞扬的尘土折射着晨光,调和出艺术之都如油画般暧昧的色彩光影。小小书房,周围一片陈旧,既似废弃了多年,有好似有人特意整理过。他拂过书桌上厚厚的灰尘,多年未回这个曾经美好的家,家具的摆放依然像没有遭变之前的摸样,费德里科爱好书写,总在桌前不知用功些什么,他说如果自己不继承父业也许可以当个剧作家,并挥舞着羽毛笔欢笑着讨论着书里的故事。戴斯蒙翻看那些褪色的字迹,一字一句皆如他的性格一般鲜活,稳重却又极富感染力。他从未被说服,掌控过,有那么一段时间,我是把费德里科当成榜样来看待的……

我?

戴斯蒙感到了异样,确实,自己同艾吉奥的记忆高度同步时会分不清主客视角,很容易的,他会弄混哪一句是他自己,哪一句是艾吉奥的心声。

可行至此地,他总有些不详的预感,好似猫爪抓挠,细密微痒,让人忍不住想拂掉。

继续翻开下一页,费德里科的笔迹记录着奥迪托雷家族的点点小事,墨迹披着暖色调,让纸页的翻阅变得轻盈。

【但假若我没有深陷对胞弟的性爱渴求,便不至于为可望不可及的妄念煎熬,为自己亵渎上帝的行为夜不能寐,我终不能继承父亲的事业,愿我的家人能宽恕我,使我在地狱受烈火煎熬时不至于堕落下去。】

印入眼帘的语句让戴斯蒙的手僵硬无法抬起,使他脑子里的印象记忆如飓风一般飞速闪现——他看见了碎片里裸体的男子,如烈火般灼烧的漆黑梦境,还有抓着自己的湿热温软的手,他爬上教堂顶端时搭上的有力的手,弗洛伦萨大街小巷飞跃着的背影,还有死前最后一次无厘头的调笑。

他似乎明白了这段记忆对外封闭的初衷,这是一个家族不能为人所知的秘辛,是刻骨铭心的家族巨变背后不能被揭开的一笔。如果没有这一本笔记,奥迪托雷家死去的长子将在天堂里享受神的祝福,而如今,兄长成为悖德者,英雄成为世人眼中唾弃的角色。没有他的介入,这段记忆也许将永远封存,变成没有意义的事实。

那些记忆片段在戴斯蒙脑子里乱窜,尚理不清混乱的思路,戴斯蒙瞅着这一页仿佛看花了眼,死死盯着仿佛要把它盯出血来。最终戴斯蒙放弃了纠结。回过身合上笔记走出了这扇门。而门的后面都有什么呢?是黑甜的梦境——



——此处直接上图——


——因为我不会写肉——


——————————————————


“戴斯蒙!戴斯蒙!!醒醒!你能听见吗!戴斯蒙!!”

随着几下重摇,戴斯蒙终于从荒诞的梦境中爬离了出来。那段记忆他没有读完,仅仅在他离开费德里科的房间,进入艾吉奥的梦境的时刻,他就从animus退了出来,他声称自己没有解开这段记忆,只读到了艾吉奥回到弗洛伦萨悼念亲人的片段,之后,就要求要休息,并且一沾上床就睡着了。同伴们(主要是露西)怜惜他辛苦,就任由他一睡不起,直到他在睡梦中开始叫喊,哭泣,露西才意识到情况不对,用力把他摇醒。

戴斯蒙又经历了幻觉,又一次的,他以为他退出来了就可以不受干扰,然而事与愿违,他被艾吉奥的记忆附体,在自己的梦中,他亲历了艾吉奥的噩梦——又或者,春梦。

他赶紧退回animus里,再次读取费德里科的记忆,重新翻看那本笔记接下来的内容,在后面的篇幅里,费德里科认真且煽情的描写了一场亲兄弟间的,同性性爱过程,他的文字饱含着温暖与震撼力,让读者深入其中,难以分辨自己是否也在那段情热的场景之中,他冷汗直冒,心念一动,开启了鹰眼视觉,文字如同密码般重叠在一起,组成了开启真相的钥匙,他终于回到了1476年弗洛伦萨的秋夜,那个真正隐藏在梦境中的事实——


————————1476年 弗洛伦萨——————


费德里科推门进来,房间里顿时逼仄得不行,他感到热浪压过来,但这也可能是幻觉。他听到艾吉奥与他的对话,讲述没有克莉丝汀娜的日子手淫之难过,而他的亲兄弟把手伸向他的【  】,亲切而温暖的律动起来,恍惚间,艾吉奥眼神里飘荡着些克莉丝汀娜的影子,但随着动作越来越快速,越来越粗暴,他闻到了一种属于男性的气息,渗透进他的空气里,直到把他逼出原有的视野,他好像看到了雾蒙蒙眼睛背后,常含笑意的那双眼睛好像潭水一样浑浊而沸腾着,死死盯着他的目光令他仿佛被撕光了阴影,撕光了皮肉,生吞活剥的,被沉到那股深潭水里淹死。

艾吉奥哭叫着,疯狂的达到了高潮,他满脑子都是他哥哥血腥的眼睛,没有什么克莉丝汀娜,没有什么温热的手,只有一个仿佛可以吃掉自己灵魂的魔鬼,在拖着他,把他拖进不见底的深渊……

浑身的汗里,戴斯蒙终于摸出了几分真相的残影。那个梦,不仅仅是费德里科的妄想具现,更是艾吉奥隐秘的情愫的不伦绽放。那是段绯色旖旎的梦境,在少不更事的少年与哥哥的奇妙性体验后产生的,一闪而过的倒错欲念,在父兄死去多年后却恍然被揭开——这历经变节的男人因着一本笔记,看到了兄长眼中的世界,而忽然读懂了那时自己心中闪现的欲望之本形。那些险些让一个强壮而坚韧的男人毁掉自己——他没能跨过那个时代的认知,也坚信着自己的信仰,没有对哥哥的怨怼,有的只是对自己真实心境的抗拒,封闭,和自欺欺人。于是他给了自己一个梦境,把一个邪恶的愿望锁在了梦里,即使在这里,他也始终坚信费德里科会上天堂,而该下地狱的只是他自己,艾吉奥·奥迪托雷——


——————————————————


一身冷汗着醒来,戴斯蒙发现露西,肖恩,丽贝卡正围作一圈看着自己,戴斯蒙坐在animus 上,好像被狼盯上的羊一般,瑟瑟发抖。

“你还好吗?戴斯蒙,我们不用赶的那么着急,毕竟留得青山在。”露西说道。

“或许你想说说你到底在animus里经历了什么,为什么做梦里好像杀猪似的叫唤醒来后却告诉我们什么都没有。”丽贝卡说。

“至少我们知道不是金苹果被塞进他嘴里就好办。”肖恩依旧是气氛杀手。

戴斯蒙不禁举起双手挡在身前:

“当然,我可以解释,关于我的先祖艾吉奥·奥迪托雷那段被锁住的记忆………”他左右为难似的转动眼珠,

“或许是因为……每个人都需要一些隐私?你懂的,即使是已死了几百年的人……也会有些不好意思让人知道的东西…嗯?”

戴斯蒙努力用表情让同伴们表达出认同,然而众人不以为然的散了,而且只有肖恩露骨的表演出了“你是个小公主而我不得不让着你”的讨厌表情,然后,随着露西开口:

“好吧,无论怎样,让我们开始我们的工作。”

在场的每一位刺客都又投入到了紧张而有序的工作中。


-完-






后记:我的游戏进程到了兄弟会的中段,为了保持游戏过程不被剧透,游戏后半段我基本没去了解过,如果本文有什么与原作不符的重大BUG,还望各位告知。不得不说兄弟会中克莉丝汀娜的记忆这条支线做的太好了,记忆中的记忆也是参考原作设计,不过我这个已经混乱成一锅了,也许该叫忆中忆中忆中忆中忆……哈哈哈😂


也因此我想尽量规避与原作剧情不兼容的部分,本文在克莉丝汀娜的记忆里,搬运哥哥的尸体让艾吉奥的线性记忆延伸出一条分支,即1497年艾吉奥辗转多年后回到弗洛伦萨曾经的家时,发现了哥哥对自己的秘密情愫。在目睹这本笔记时,艾吉奥回忆起多年前,兄弟间的一次仿佛“平常”的互撸时,自己和哥哥那些非正常的情欲展现,并通过笔记后页的文字描写,自己构架了一场亲兄弟间的性爱梦境,这场梦既是哥哥对艾吉奥的情感渗透,也是艾吉奥隐秘情愫的展现。在这一切发生之后,艾吉奥出于伦理的矛盾把这段记忆封闭,人们能看到的,就只有一对感情深厚的兄弟,和一段贵族男女凄美的爱情故事,还有,一个为正义而牺牲的英雄青年。


另外,在本文中沿用了一些外界推测作为二次设定,人们推断哥哥原本是继承父亲刺客事业的人选,而艾吉奥则同弟弟妹妹一起,被蒙在鼓里过着自由自在的贵族生活,在本文中哥哥刻意培养了艾吉奥刺客的本领,爬墙,打架,乃至寻常刺客练到九级以上才能做到的信仰之跃😂,是出于对自己可能会没有子嗣的顾虑,对亲兄弟异常的感情让他难以像正常人那样结婚生子承袭父业,也因此他鼓动艾吉奥去结识女孩,让他成为比自己更适合的继承人选,而结果竟然歪打正着,培养出了一代刺客大师,天意弄人。


另外,


——依然不会写肉的我,今天依然用图片蒙混过关。

………辛苦大家自行脑补一下😂😂



评论
热度 ( 17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