刺客信条系列游戏游玩后记

算一个短期告一段落总结。

至今为止,刺客信条系列游戏已经完整的玩了三部有余,分别是刺客信条2,刺客信条兄弟会,刺客信条枭雄,外加一部刚玩一个序列的刺客信条中国。

会接触这个系列是因为偶然看到网上别人的视频解说,极少接触游戏的我对于它居然有这么多可以爬的地方感到震惊与兴奋,毕竟我只见过剧情杀爬墙,哪都能爬的刺客信条说实话我看了是不信的,更不用说它十分拟真的刺杀系统。

后来steam冬季打折,我拦不住自己的手买了一波,其中就有非常经典的刺客信条2。鉴于从前教训,经典到底好不好玩,还得看缘分,那时我对它到底好不好玩还是持十分保守态度的。至于玩过之后。。。我们直接跳过时间线,到现在。

刚才发的舔屏宣言被封了,看来L站对变态确实不太友好~完结枭雄,真的是我游戏历程的一个里程碑,可以说是第一个我认真体验游戏的游戏性的游戏了(有点绕)。相对来看,我以前非常纠结于第九艺术的名头,很希望一个优秀游戏要有史诗般的嘹亮婉转。但游戏的体验感有时候盛于他的名头,例如每天被吐槽的育碧公式,推推塔,过过支线,收集点破烂,再来一个可歌可泣模棱两可的故事背景板,一部你骂上天也还是会买的游戏就成型了。可是在一群二代神教和跟风育碧黑的背后,我感觉自己游玩的体验可能胜过一切。我在自己跟刺客信条肛到底的日子里,男友也被我带去玩了二代,并且在破口大骂垃圾育碧几百年前的游戏连个手柄问题都解决不了后(他为此买了个新手柄,当然是白买了),不多时就做了个王境泽表情包,并且时不时在身后传来“推塔真好玩!艾吉奥真帅!刺客信条真好玩!”之列的有骨气宣言。在这里容我会心一笑。

诚然我跟别人玩游戏的G点是不一样的,游玩的流畅度,自由度,和美丽的画面都是我对游戏的刚需,在大革命饱受诟病以后收敛自己并全方面查漏补缺的育碧发售了刺客信条枭雄这款游戏,雷声大雨点小,这款游戏因为它不温不火的素质很快被各路人士遗忘了。我在通关兄弟会后心灵饱受完美条件的挫伤,看着趁打折买的一长串育碧游戏列表,心里既提不起劲又撒不下手,因为——很可惜在弗洛伦撒和罗马的娇惯下我已经承受不了美式游戏画面的硬朗,再要我去玩个什么,肯定还是观光游戏。左右想想,我干脆去爬大本钟吧!爬一爬我就下来,绝对不浪费时间。可是这一进游戏,就在暗无天日的炼钢厂瞎着眼睛跑难以适应的酷,战斗系统不熟练骂了好久的娘(育碧),钻着迷宫式下水道心想果然伦敦什么的都是虚假宣传。最后在爬上大本钟的一瞬间一切烟消云散。

因为玩枭雄,我改变了一肝到底的游戏玩法,每天几个小任务,几个小完美,几个小专精都是随性而做,剩下的时间就是在伦敦虚假的大街小巷消磨时间,看码头上给工头搬运木桶的工人把木桶滚过去,又滚过来,然后气喘吁吁的跟工头讨价还价,看公园里带胶水粘上的礼帽的伦敦绅士假模假式的打棒球(大概),看各种谈恋爱的姿势,看贫民区的妇女洗衣服,看搏击俱乐部被我干扰的拳击手们一脸懵逼,驾着马车挑战不刮不蹭,塔尖上晒太阳听歌剧,日子就这么在雾都一点一点的消磨没了,工业时代的生活越快捷越缓慢,好像每停下来一步都是享受,也可能打架一点趣味也无,习惯了找各种神奇的方法完成任务,姐弟俩一路磕碰,被骗被抢却没有跳脚的习惯,总是以冷的不行的玩笑略过,轰轰烈烈的拯救伦敦行动好像只是一句插科打诨可以概括的。伦敦逛多了,意外的觉得,大风大浪的刺客们有时候命太薄,雅各布式的猴子人生可能最为美好。不知不觉间,我也在没有史诗,没有复仇,没有经典中把一个游戏能给我的体验全体验完了。也许它没有那么经典,但是它好像让我玩不腻,这跟别人说的八小时后就不好玩的育碧游戏显然相悖。


随性写写,后面有空会补上刺客二代和兄弟会的感想。

评论 ( 5 )
热度 ( 8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