忽然想到,该有照片的
————————————————

先说明,这只是同人,一个突发的莫名其妙脑洞,和真实一点关系也没有,我不吃真人。
建议听着董小姐看——

靳东有一双盈泪的眼睛。
他每天日复一日的过着不同于前日的生活,出于一种本能的叛逆,和一种放弃般的无可奈何。
他喜欢这种感觉。
少年不知愁滋味,为赋新辞强说愁。他就是这么一个人。
其实对于每一个人来说,思考,忧郁,都是生活一种优美的过法,尤其是像靳东这种,什么都不缺,就缺理想的人。
他很有才华,又兼具行动力,勇敢,聪慧,无厘头的幽默,理智,更何况皮相好就足够他活的一路畅通,他没什么不敢干的事。
可他却过的昏昏噩噩。
有时候拿着个酒瓶,他就着不错的姿势就笑叹,真他妈不知道自己想要什么。
人啊,太容易贪,想要什么生活都得的到的时候,就急着翻出花来,最后挑挑捡捡,什么都没能剩下。
他在新华书店遇见一个少年。
他的眼睛很漂亮,里面像蚌壳疼痛别扭攒出的一颗珍珠,在痛苦里孕育而生,纯洁鲜亮,仿佛从没经历过烦恼。
见到这些,靳东常年粼粼水光的眼居然真要滴下泪来。
这是人对美丽的一种天然赞叹,无关乎其他。
其实他自己也常常忽略,他常常让人想把他细细呵护起来,以免他总用叹息浪费自己的美丽。
他想他是他的草原,真是顽固的嚼都嚼不动。
想到这里,他第一次笑得像个大人。
所以他安静下来,放下了空虚缥缈,去读了让他越来越沉的书。
后来他知道他也放下了一屋子越来越沉的书,开始去演漫长无果的戏。
听过这些,他撇下嘴,笑得像个孩子。

直到他们俩都成长,看看彼此,珍珠长成大海,另一个泪水孕育出深空。
深海和星空,到底哪个更深一些呢,我们不知道。
我只知道,它们都很温柔。

评论
热度 ( 6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