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凌李】梦魔

我觉得我能把自己雷死_(:_」∠)_
完全ooc,不要管我,让我安静地狗带 _(:_」∠)_      
脑洞,不会写,凌李,梦魔梗【没错就是这个污专用梗】

        凌远表妹老感觉自己睡梦中被人性骚扰,凌远于是一天替换妹妹裹在被子里准备诱捕色魔,不想迷迷蒙蒙也进入了梦境,迷离中,一个浑身大写的性感的男子钻进他被窝贴在他身上,却惊讶发现不是自己要找的那个女孩,正要溜时被凌远一把箍住瘦腰,挣脱不能,他满脸的委屈娇气,负气实说,自己是梦魔,是女孩心里有念,他才会被召唤出来,可不是什么坏蛋流氓的,凌远倒是笑了,也不知道这小色狼说的是真是假,但不管是真是假,今晚他跑不掉,凌远手劲半点不松,怀里的色鬼心想既然跑不掉,就该做点正事,缠缠绕绕得就开始诱惑凌远,凌远觉得气血上头,心道这货莫不真是梦魔,心里一个魔性上来就把身上的浪货翻身压住肆意宣泄了,小梦魔虽然生性淫荡的,但这只却一直只跟过女的没跟过男人,哪受过这对待,……虽然身为淫欲为上的梦魔,也该跟男人滚一滚魔生才算圆满,可没有经验导致被玩弄得瘫软无力确是跌份得很,梦魔一边忒忒的不甘心,一边回味无穷的还想要更多,凌远看着身下无限春光并且不自觉扭得越来越淫乱诱人的家伙,心里邪火阵阵,同时也警铃大作,若真是梦魔,那最好自我克制些,凌远忍得焦躁,大手猛的往诱人的脸上一盖,啪!竟是打自己脸上了,身边哪还有什么人,黑暗中,凌远静静懵逼了一会,就感到裤子里有些湿黏………真是梦魔……完了

后来,凌远知道,表妹一直暗恋一个男孩,因此有些性幻想,心有魔障,才招来了梦魔,而后,妹妹的房里,再没来过色魔,而凌远,平添了一个难满足的投喂对象,对,那个梦魔,缠上他了。

夜夜在梦里无法抵抗小淫虫的勾引, 就在凌远觉得自己迟早要被榨干的时候,他竟然在白天,在不是梦里的市井凡间,看到了那个浪破天际的小淫魔……他懵逼了三秒,小淫魔不见了…

在案发现场,工作中的凌远看着在自己对面一脸正直禁欲的普通小淫魔,大写的sa,对面的男人一脸看奇葩的表情看着他,出于礼貌没有说什么,利落的交代了工作就出去忙别的事情了,凌远也不是真sa,他能看出了,李熏然与梦魔明显的不同,在凌远的梦中,那个无处不性感色情的男人几乎每一处都是完美的仿佛是为他量♂身打造的一般,面容比李熏然更光滑妖娆,身段更柔韧窈窕,光从李熏然粗糙的肤质,握手时手指间的茧,还有比梦魔更刚硬更男性化的身材,就能知道这不是同一人,凌远陷入了深思

凌远在身心的巨大冲击下,对在他怀中享受高潮余韵的小淫虫问,你们在现实中也有实体的吗…小梦魔一副你好蠢现在才get到重点的样子实力不理他只管榨精,在凌远对这只三天不打上房揭瓦的妖精武力禁欲之后,梦魔兴奋得说出了真相,一千个人心里有一千个梦魔,可以说,很多梦魔都是现实中的人在别人梦中的投影,可以说,李熏然就是梦魔,但也不全是,看你心里怎么定义呢~被限制射精high到的梦魔饶有兴趣的瞧着凌远~我就是李熏然,你心目中淫荡姿态的李熏然,正直古板的现实,和符合你渴望的我,你会选择哪一个呢~

这特么有什么好选的呢,春梦谁没做过,虽然顺序倒置了下,但不妨碍凌远从现在开始打起李熏然的主意……茫茫追人路,凌队多保重…呵呵~梦魔心里念叨,默默产生一点醋意………

在凌远不屈不挠的对李队粘着不放…后的某一天夜里,照常来欺负小梦魔的凌远,却发现梦魔瞪圆了眼睛躲他,眼里的正义像手铐要把他拷起来似的,凌远活见鬼似的摸了他的手,没有茧子,上下其手,触手嫩滑,这只小妖精又玩什么花样来了?!凌远觉得行动为上,正在对方义正言辞地要开口呵斥的时候,凌远开启了大色魔模式,吃~干~抹~~净~销~魂~蚀~骨~~~弄的软软滑滑的那人除了喘不会干嘛了,眼里满是泪水和迷茫,像初生小鹿惹人犯罪也惹人充满罪恶感,凌远五味陈杂,额头抵着那人温温柔柔的说情话,气息挑得他敏感他扭头没卵用的躲,果然招得凌远大色魔的色吻追逐,他弱弱的了也没什么有效抗拒只一副无辜且心事复杂的样子欲拒还迎,柔顺到凌远都爆肾了,以前要克制防止精尽人亡的理念都被狗吃了,一晚上无度索求把那人从软软求饶做到神智昏沉只无意识随着顶弄黏腻哼吟,一响贪欢。

人逢喜事精神爽,高兴于模拟睡了真李熏然一夜,今日竟没有被榨精的虚感,反倒精神百倍,去警局看李熏然,竟有些避着他,正当凌远要追究时,李熏然又恢复寻常对他公事公办起来,丈二和尚摸不着头脑的凌远偶然瞄到李熏然电脑画面,上面赫然【梦魔】两个字!这什么情况?!更劲爆的还在后头,两人厕所碰到,李熏然居然心虚的瞄了一眼自己老二………老二………

如果自己眼睛没花的话,李熏然匆匆忙忙提裤子塞宝贝的时候,他那根……有些微微…【站起来了】。

那之后,凌远没再深究,但他知道,原本那个主动的小梦魔不再出现,取而代之的,是几乎跟本尊无差别的疑似李熏然梦魔,他也就温温柔柔的,把他当本尊一般来珍惜爱怜,那个梦魔,也仿佛小心翼翼的流露着爱情的心声,这样的假模假式没持续几天,凌远在现实中出击了,一举歼灭李熏然心中所有防御,得到他微颤的回应……

后来他才知道,那几天里,他凌远成了李熏然的梦魔,这个梦魔不仅色胆包天,而且每次效率奇高,三下五除二就把他从身到心扒了个干净透彻,无所遁形,他天天做凌远的春梦,早就被弯成大大卷了,但是却以为自己亵渎了自己的同事,战友,天天沉浸在自责中纠结着。

两人坠入爱河,可凌远心里却始终藏着个事儿,从前那个小梦魔……哪去了?

直到有一天,局里破了大案,李熏然两杯黄汤下肚,凌远认为该胡天胡地来一发之时,李熏然竟然毫无羞耻地扒开他裤子看见他老二跟看见好吃的似的。

凌远以为他醉了,却见李熏然脸上调皮的笑跟他初见这张脸时重叠在一起,【怎么,你跑我梦里睡我你记得,就不许我想起我睡你的履历来啦~?】说完就吞他宝贝,贪婪不饕足的表情激发了凌远无限的能量,【小妖精~】陷入漩涡前凌远叹道——

【栽了………你咋样我都喜欢——】

评论 ( 1 )
热度 ( 25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