脑洞个

坠在悬崖底的林殊做了一个梦。
他被世外高人救回,经历粉身碎骨之苦得以脱胎换骨苟活下来,即便永远失去了武力和健康。
——现在,他心里燃着熊熊的火,火寒毒的极冷也不能浇灭这愤怒——好歹只我活下来了不是?七万赤焰的冤屈等他雪洗,即便中了必死毒,只要还没死透,他就要拼命的活下来,哪怕用一切去换!——可受的伤让他昏厥,他很可能一昏头睡了,就再不醒来——
于是他要继续梦着。
梦里,他身体脆弱了,还有脑子,他可以隐忍一切,改名换姓,用新的身份和他仅剩从小被人称道也无数次智破强敌的灵活脑瓜子,竭力去开创出一番新天地来——他毕竟要回去的,他的目的,赤焰的冤屈,可不是得回到那个腐烂朝堂才算完成救赎么——于是他要让自己出名,有影响力,最好,能巨大的震动这朝堂上最响亮的人——
那时候,誉王和献王就该得势了吧,用他们的手平反可行吗?——
不行!林殊猛烈的同自己说。有能力和魄力平反赤焰冤案的,将来必定要是皇帝人选,即便是过一万年,赤焰军不能昭雪,也不能让奸诈贪婪之人在高位上有机会鱼肉百姓!!
有资格做皇帝的祁王兄已死了……便只有景琰了,这个大牛虽是笨了点,可是德行却是一万分的靠得住的,细心教导过,必会是个明君。
他会深埋名姓,为了不动摇景琰的初心而扮演一个诡谲谋臣,保持很好的距离将事情进行下去,他需要步步为营的消化太子,打垮誉王,让景琰渐渐在朝堂上愈有分量,他要一点点清洗朝堂,将朝臣慢慢换成纯臣,他会打垮谢玉,把夏江逼的无路可退,而后,便可开始寻找契机将平反一事真正搬上台面了。
——深沉的思虑让全身的痛苦减轻了些,这是恰到好处的麻醉,林殊想,他从来没有像这样花这样多的思考去谋算朝堂,一如景琰不喜欢的那样,这很好,这样该不会有那么多的包袱。我一个要死的人,为达目的需要做许多不好的事也说不定。对了,就让自己改头换面吧,认不出来,他也就少些愧疚,火寒毒不是世间第一奇毒吗,若世外高人有办法拔出来,自己估计也面目全非了吧,如此,但愿不要太丑才好,毕竟,他还想再见一见霓凰呢。
——胡思乱想了一番,时辰又流走许多,林殊已不觉得痛了,抬起头,天上飞雪飘落,夹杂着,不知哪家少年郎的骨灰,纷纷扬扬,在他眼里分外安详,他长长呼出一口气,费了许多神,他很累了,虽然,梦很美,但是脑子已经什么也想不动了,景琰…他只好尽力最后含混一口这个名字——雪,渐渐大了,像飘落的梅花——他笑了,眼皮抖了抖,轻轻的阖上了眼。

世外高人来时,看到的,便是雪中怒放的红梅,安静得再无声息。

【这便是,小殊临终的念想?】
【正是,如今冤案已平,在下借的这个身份,也该归还林少帅。】
当朝太子萧景琰红着眼眶,并未太过激动,只柔柔的说
【此番,令先生委屈颇多,方得安息七万亡魂,还天下清平,先生大义,萧某无以为报,望先生受萧某一拜。】
深深伏下,萧景琰藏着的泪偷偷滴落,虽一直知道梅长苏是假扮林殊的身份,可他就是宁愿偷偷藏着一份无果的期望,可如今,亲耳听完小殊已死的事实,他再也按捺不住,就伏在地上,无声大恸。
梅长苏虽有不忍,却明白萧景琰必须迈过这关,室内安静,他便也一并,沉浸在了致林殊的无声丧礼之中,看屋外飞叶坠落。


蔺晨成了最腹黑持重的幕后大手,把握巨大情报源的极智之人
萧景琰成了善于伪装的八面玲珑之人,退出朝堂是为了积攒战力和武力,为平反和夺嫡建立最坚实的基础
小殊死于梅岭,这使其他人都大为改变,为了心中的正义暗流涌动争斗着
设定都还是琅琊榜,人物性格却是按照伪装者来走。
假造一个伪装成梅长苏的林殊,让敌阵彻底被搅乱打垮,最后的最后才知道找来假扮林殊的梅长苏原来就是梅岭未死的林殊,只是失去了记忆以为自己不是林殊。梅靖二人懵逼时得蔺晨笑道【到哪里,我都是你们大哥】原来一切都是蔺晨搞的鬼

评论
热度 ( 4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