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生化危机】宿醉 (克劳萨x里昂 pwp) 上

*ooc
*角色不属于我

2002年,克劳萨和里昂从南美出来后未再联系,克劳萨右手的伤基本痊愈,虽然无法恢复到从前的力量,但军方还是批准了他归队的请求,当然,只是那种用来送死的兵。

在赶赴前线的前两天,也正是克劳萨计划“假死”来投靠威斯克的前两天,找上来一个不速之客。里昂不知从哪里听到的消息,跑来请他喝酒,说是送行。

克劳萨对里昂莫名的善心不置可否,只是怀着几分看戏的心态,顺势保留了他心目中好战友的形象。

里昂找了一家不错的酒吧。席间话不多,偶尔几句,净是些鸡毛蒜皮的家常,竟一点没提到关于南美的事。

“所以,玛奴艾拉现在怎么样了?”

克劳萨故意打开了这个话题。

“……我不知道,这超出了我的权限范围。”里昂的话语里有着微妙的停顿,接着,用僵硬的动作把手中酒仰头猛灌下肚。

像是要驱赶什么附在身上的妖魔,里昂夸张的擦擦嘴,晃了几下头。

“不说这个,你呢,这次去的地方,有bow 吗。”

怎么突然说起这个来,克劳萨想。

“哼,哪有那么高端的东西,不就是些闹事的屁民。”

“哦……”里昂不咸不淡的应了句,

“我向克里斯说起过你,他正打算组建一个对生化恐怖武装小队。你有对付bow的经验,如果有那个意愿…”

克劳萨心里顿时泛起一层厌恶。

如果早先有这个选项,也许他会稍加考虑,但是与威斯克达成协议的现在可没有这个可能了,况且,他唯独不想接受里昂的施舍。

“别忘了我的手是怎么废的,我可不想重蹈覆辙。”克劳萨的用尖酸的口吻对着空气说道。

里昂听到这里,拿起的杯子又被放了下来。不知道为什么,脸上一直僵硬的表情变了,眉头死死的皱了起来。

克劳萨心里十二分愉悦。

“kra…”

“话说,克里斯是谁?”

克劳萨打断他,里昂只好把话头吞掉,

“克里斯是FBC 的顾问,FBC 你听说过吧。”

“就是专门应对bow 的那个组织?听说他是和你一样从浣熊市出来的?”

“……对,爆发那天,我就是和他妹妹一起逃出来的,连同另一个小女孩……”

之后里昂断续的说了一些没头没尾的话,克劳萨不得要领,恍惚听到很多了不得的事,又好像什么也没说。里昂就像把自己封在瓶子里的知了,仿佛很想倾吐,但又不敢走出来。

听他吱呀吱呀的闷叫着,克劳萨看着酒一瓶一瓶的清空,里昂就这么闷闷不乐的,把自己干倒了。

“嗝…那种病毒有什么好……进化到最后还不是没智商的原始动物,没头脑…没智商……弱点露在外面招呼我们去打……这么傻…他有什么意义……唔唔……而且连自己妻子女儿都杀……没人性……嗯…”

里昂把红透的脸贴在吧台上降温,肉乎乎还泛着水光的嘴唇不停开开合合。

虽都是一些闹不清楚逻辑的瞎话,但老实不再装模作样的里昂可比之前可爱多了。

虽然克劳萨也有些发晕,但比这时的里昂有着明显的优势,克劳萨心中窃喜自己酒量好。

“然后就被重型炸药boom! !的一下就炸碎了!再怎么强大………还是敌不过热武器……嗝…”

听到这里,克劳萨心猛然下坠,但未来得及思考,就被里昂手舞足蹈的囧态转移了注意。

里昂猛的坐起来,在空中指手画脚的进行生动的讲述,带着埋怨的语气有种引人发笑的孩子气。

这已经近乎是在胡闹了,虽然并没有造成困扰,但周围的目光已经逐渐朝这里聚拢起来,偶尔还能听到一些吃吃的笑声。

克劳萨有点哭笑不得,虽然他是很想看里昂的笑话。但似乎真正丢人的成了作为同伴的他,毕竟你要一个醉酒的人感到尴尬和难堪还是不太现实的。

“最后玛奴艾拉也是…雪莉也是…我救下这些人真的有意义吗?我不停劝她们活着就有希望,可她们在哪里受着什么苦谁知道……我……我连知道的资格都没有……呜呜呜呜”

他把脸埋进双手,发出夸张的哭声,没有流泪,通红的脸却皱的死紧,也不知道是喝的难受一些还是心里难受多一些。

“克劳萨!……克劳萨你也是……我不知道你怎么想……他们说你的状况根本不适合上前线了。为什么政府同意你归队?如果不是克里斯问起你,我甚至都不知道这件事……”

“苟延残喘的活着也好……为什么要自己去送死……嗝…”

克劳萨拳头捏的咯咯响。居高临下的人有什么资格说这种话!

军队不会收容弱者,而他的自尊已经把他的生路通通都堵死了。他只有铤而走险。

你不会懂的,里昂。

——————————

尚带些凉意的路上,克劳萨带着里昂一摇一摆的往家走。

刚从南美出来那时,克劳萨一路听说了许多关于里昂的小传言。

后勤的人们大多很喜欢里昂,也许是由于他这种孩子气的容貌,或者意外直率的性格。

据后勤熟悉里昂的人说,他是个很好相处的人,一群人出去喝酒时,他虽然酒量一般,但从不扭扭捏捏,因此人们也很习惯灌他。他喝醉了也不叫不闹,只叽里咕噜说胡话,由于第二天酒醒了会断片,所以怎么戏弄都不要紧。当然,即使知道了他也不会生气。

听起来就像个傻瓜一样吧,描述的人笑着说,可是谁都知道他见多了死亡,所以才格外珍惜平日里的时光。

至于他与人那种微妙的距离感,或许因为是浣熊市出来的人,怕终有一天要举枪面对战友时,会下不了手。

哼,同伴,克劳萨对这个描述嗤之以鼻。

克劳萨初见里昂时,就对他娘气纤弱的外表十分不屑,与其说怀疑他的能力,倒不如说诧异他是怎么毕业的。海豹特种部队里都是铁血里千锤百炼出来的汉子,见惯了壮汉的他瞧不起里昂也是自然。

然而里昂面对任何状况的冷静干练让克劳萨感到了窘迫,不仅是为以貌取人的误判,也为自己在丧尸面前变得蹩脚的身手感到不甘,虽不甘,渐渐还是在心底承认了这个队友。

但在他将付诸友谊与后背之际,玛奴艾拉的出现再度让他们的关系降到冰点。

他看到里昂对玛奴艾拉的体贴与对他的漠视,也看到里昂对病毒一昧忌惮的胆小陈腐。

不过真正刺激他的,是无论政府还是里昂,都不过是把他用作卒子的高高在上,道貌岸然之辈。状似和他称兄道弟,事实上只顾自己的利益和风光,根本没把他的艰辛和付出放在眼里。

他之前嫉妒过里昂得天独厚,年纪轻轻却经验丰富,实力欠缺却运气奇好,混到能踩在他头上让自己只能听他调遣,就连最后,也是妹子归他,伤痛自己担。

所以他会给机会让里昂体会体会自己的立场。

————————————

里昂住的地方单调而整洁,克劳萨一进门就猛的把里昂扔到沙发上。

真麻烦,克劳萨啐了一口,解开黏在身上的衬衫。

虽然是想看里昂有什么惊人表现才答应的酒吧之行,结果却只给自己惹了一身闷气和酒气。克劳萨就好像沙发上的人欠了自己八百万一样死死瞪着他。

里昂也对纠缠在身上的衣物感到不耐,毫无章法的扯着自己衣领。领口露出的皮肤很白,但是被氤氲的酒气染上了薄红,伴随喉头震颤出的糯糯的呻吟,房间迅速被染上桃色的气息。

看着里昂还在冒热气的脸颊,克劳萨想起他在初见里昂时蹦出来的念头——这皮相在部队里一定没少被肛吧。他那时还不知道里昂是总统直属,一直独立训练。他自己身在海豹时就参与过这种恶趣味的传统,他们这种与妹子绝缘的工作,少不了欺负一下新兵。

一个主意在心里成形,他打算践行一下那时心里的小幻想。

明天早上醒来,里昂的表情一定很精彩。伴随着这样的念头,克劳萨嘴角扬起邪恶的笑,义无反顾的扑了上去。

【肉待补】
——————————————

【TBC】

5月16日:因为跟后面的大纲有逻辑矛盾,所以改动了上篇的剧情,之后肉也打算重新写。关于有小伙伴说点不开链接的问题,肉重置之后会尝试改成图片模式,请稍候………
还有,收回前言,肉真是一点也不好写_(:зゝ∠)_

注:FBC 为启示录中的组织,存在时间不可考,私设安布雷拉开始打官司起它就建立了,并一直资助克里斯等人展开调查并聘用克里斯为顾问,文中克里斯正预备组建为FBC 提供武力支援的武装队伍,即后来赫赫有名的BSAA。因为急需各类有丰富战斗经验和应对生化危机经验的人才,所以跟里昂打听克劳萨。

评论 ( 16 )
热度 ( 13 )